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cassandra 的讀古籍筆記

將cassandra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寅清直無黨援。嘗語人曰:“君子有三惜:此生不學,一可惜。此日閑過,二可惜。此身一敗,三可惜。”世傳為名言。
夏寅此語,警我之言。
又有風穴在南山,其大如井,風不時從中出
晉張華《博物志》卷八:風山之首方高三百里,風穴如電突,深三十里,春風自此而出。
“服玉屏居山林,排棄嗜欲,或當大有神力,而吾酒色不絕,自致于死,非藥過也。然吾尸體必當有異,勿便速殯,令后人知餐服之妙。”
李預服玉,不知飲食是否與常人無異。既然飲酒,酒肉相佐就不奇怪了,但是若食酒肉,按理說,單是十二重樓就沒理由是光鮮潔淨的。。。好想看此君解剖報告。。。罪過罪過。。。
凡醉人無行,謂隔夜不復記者,欺人耳。酒徒之不德,故犯者十之九。
哈哈哈……這鱉倒真誠。我也覺得醉酒只有反應慢,並無不知自己做什麼的。若真的大醉,人已昏沉不能動彈,哪還有力氣亂來~
13033933737最近回復:“黃陂hky.八大王者,大王也。先生調侃了一下我輩醉鬼,真覺得自己是一個八大王。 …”
勒召澄,試以道術。澄即取缽盛水,燒香咒之,須臾缽中生青蓮花,光色曜日,勒由此信之。
波上蓮花水中月。凡人護指無所見。
先生憫宋儒之後學者,以知識為知,謂“人心之所有者不過明覺,而理為天地萬物之所公共,故必窮盡天地萬物之理,然後吾心之明覺與之渾合而無間”。
若人心不能明覺自鑒,如何鑒別天地之理?所謂格物致知,首務不在辨別外境,而在參透內境。于自己有了把握,才不至於做那泥摶的菩薩。
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坐觀其變,而不為之所,則恐至於不可救。起而強為之,則天下狃於治平之安,而不吾信。唯仁人君子豪傑之士,為能出身為天下犯大難,以求成大功。此
天下間的患難,最難處理的是︰表面看來太平盛世,背後其實有不可預測的憂患。冷眼旁觀變化發生而不作出適當的安排,則恐怕爆發起來無可挽救;若要強行處理,則天下人已習慣於太平安穩的現狀,不會相信我們。惟獨仁人君子豪傑,能挺身而出,為了天下而甘冒巨大的困難,以求成就偉大的功業。這並非茍且求名的人,勉強在短時間內辦得到的。
蓋物之輕重,各以其時之好尚,無定準也。
物之輕重,實則只在於當時風尚。可憐。
凡草木成妖,必須受月華精氣,但非庚申夜月華不可。因庚申夜月華,其中有帝流漿,其形如無數橄欖,萬道金絲,累累貫串垂下。人間草木受其精氣即能成妖,狐貍鬼魅食之能顯神通。
帝流漿:藥石名。一種不吸鐵的磁石。道家謂月華精氣中含有帝流漿。?清?厲荃?《事物異名錄·藥材下》:“《石藥爾雅》:‘磁石不拾針者,名緑秋,又名帝流漿。’”——磁場?
湖廣竹山縣有老祖邪教,單傳一人,專竊取客商財物。其教分兩派,破頭老祖,即竹山師弟。學此法者,必遭雷擊。學法者必先于老祖前發誓,情愿七世不得人身,方肯授法。
[清] 吳熾昌《客窗閒話續集》第一卷〈祝由科〉亦載此破頭老祖,只是把他當作救人朮者來寫,而張大春《離魂》之〈祝由〉的靈感便由此而來。怎麼說呢,祝由科典籍中確實申明,凡祝由要想得驗,必得終生信守一戒,譬如戒食某物,只要誓言發得夠狠且從不破戒,便可緣救人之心治病。但縂覺得這似是干犯因果的事,恐怕一戒未必能護身。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世常云以德報怨,近有學人斥為曲解,當如原文以直報怨。初以爲然,詳審之下,亦似是而非。何謂直?《說文》謂正見,《玉篇》謂不曲也。釋教有直心一詞,義謂正直而無諂曲之心。《維摩經》〈菩薩品〉曰:「直心是道場。」勸行人以發心誠實、無諂媚自我他人之質而修行。可見此直字,亦具德行之理體。若此間之德,僅狹作恩惠義解,便失爲人立世之直義罷。
人之心胸,多欲則窄,寡欲則寬。
善。禪味也。欲之爲害,伐人心性。
人不可以陰陽不交,坐致疾患。
人身水火相濟陰陽交和,豈在男女之事?愈讀《抱樸子》愈疑葛洪不通,或是有限。所謂陰陽,若所指實乃氣脈相融,恐非色身可濟,否則便落在性力派的窠臼內了。
霞客最近回復:“誰定的葛洪的“陰陽不交”意指“男女之事”? …”
問遺言,先生曰:“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一句“此心光明”,已令自古無數英雄慚愧。
《南越志》:秦始皇時,望氣者言南海有五色氣,遂發人鑿此山,其鑿處形類馬鞍。
即白云山景泰坑以南,橫枝崗以北?
今且說那營營底心會 與道理相入否?會 與聖賢之心相契否?今求此心,正為 要立箇基址,得此心光明,有箇存主處,然後為 學,便有歸著不錯。若心雜然昏亂,自無頭當,卻
所謂 制心一処,無事不辦。老先生有點囉嗦哈。
聖匠無心,方圓有體,器既殊用,教亦易施。佛是破惡之方,道是興善之術,興善則自然為高,破惡則勇猛為貴。佛跡光大,宜以化物。道跡密微,利用為己。優劣之分,大略在茲。
這段有趣。雖然我以爲佛理貴在比道教究竟,但這不該是激發爭端的由頭。如果有妄興二教爭端的事情,個中的爭執,也只是人們的私欲之爭,不干釋迦牟尼佛與老子李耳的事。
曾夢佛授其菩提記雲,名為勝力菩薩。乃詣鄮縣阿育王塔自誓,受五大戒
佛道何來不和?世人妄生是非。
光弼用兵,謀定而后戰,能以少覆眾。
人命貴重。兵者,詐變不正,好殺不仁,不得已而用之,仍為兇事。
其受道之法,初受《五千文箓》,次受《三洞箓》,次受《洞玄箓》,次受《上清箓》。箓皆素書,紀諸天曹官屬佐吏之名有多少,又有諸符,錯在其間,文章詭怪,世所不識。受者必先潔齋,然后赍金環一,并諸贄
又見 文獻通攷·卷二百二十四·經籍考五十一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 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世人因私錯會古人義,常指斥講究“禮”為人之虛僞,卻不管真懂道德仁義的人,心合天地,言行自然合乎禮,並不覺得受其束縛。禮無虛僞,僞在人心。
濟南人公玉帶上黃帝時明堂圖。明堂中有一殿,四面無壁,以茅蓋,通水,水圜宮垣,為復道,上有樓,從西南入,名曰昆侖,天子從之入,以拜祀上帝焉。
“昆侖”為明堂之正稱?
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中亡。
這情節怎麼那麼眼熟,像是在明史見過~
江妃二女
但見花癡失懷佩。江上重來不見花。
眼前路徑須放開闊,才好容人來往,若太拘窄,恐自己亦無展足之地矣。
康節先生臨死,伊川往訪,康節擧兩手示之:“眼前路徑令放寬,窄則自無著身處,如何使人行?”此乃劉邦成而項羽敗之因由,亦點破宋儒互掐之可笑可恨。
陰陽毒
中醫學古籍中無SLE相應病名,近年來根據其臨床表現及受邪部位將其分類。以發熱、皮膚紅斑、關節痛為主癥時,多以“蝴蝶斑”、“鬼臉瘡”、“陰陽毒”、“內傷發熱”、“痹證”命名;出現五臟受損時,如以心悸、氣短、乏力為主癥時,命名為“心悸”;以咳喘為主證時,命名為“喘證”或“咳嗽”;以脅痛為主癥時,命名為“脅痛”;以黃疸為主癥時,命名為“黃疸”;以抽搐、痙攣為主證時,命名為“痙證”;腎臟受邪出現全身水腫時,命名為“水腫”;本病晚期出現五臟受損,氣血陰陽俱不足,則以“虛勞”、“虛損”命名。
“然則犬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猶人之性歟”,孟子曰:又如是,則犬狗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亦猶人之性與?孟子所以言此者,以其犬之性,金畜也,故其性守;牛之性,土畜也,故其性順;夫人受天地之中,萬物俱備於我者
蓮池大師論「佛性」。
經言: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孟子之闢告子也曰:「然則犬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猶人之性歟。」有執經言而非孟子,予以為不然。皆有佛性者,出世盡理之言。人畜不同者,世間見在之論。兩不相礙。是故極本窮源,則螻蟻蠛蠓直下與三世諸佛平等不二。據今見在,則人通萬變,畜惟一知,何容並視。豈惟人與畜殊。犬以司夜有警則吠,若夫牛即發扃鑽穴踰墻斬關,且安然如不聞見矣。犬牛之性果不齊也,而況於人乎?萬材同一木也,而梧檟枳棘自殊;百川同一水也,而江湖溝渠各別。此同而未嘗不異,異而未嘗不同者也。如執而不通,則世尊成正覺時普見一切眾生成正覺,今日何以尚有眾生?——《居士分燈錄》
荊公恥為小人所薦,因極口陳其不可
官小便是無行。王安石二貨。
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易 其宜。
可憐現今都是削足適履的心思。
王曰:「夫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
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勢力也。
專諸刺王僚,彗星襲日,奔星晝出。要離刺王子慶忌,倉鷹擊於臺上。聶政刺韓王,白虹貫日。此三者,皆布衣怒也,
士無怒則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義氣也。
唐高測,彭州人,聰明博識,文翰縱橫,至于天文歷數、琴棋書畫、長笛胡琴,率皆精巧,乃梁朝朱異之流。嘗謁高燕公,上啟事自序,其要云:“讀書萬卷,飲酒百杯。”燕公曰:“萬卷書不易征詰,百
聰明博識,文翰縱橫,至于天文歷數、琴棋書畫、長笛胡琴,率皆精巧,乃梁朝朱異之流。
聖人一生實事,俱播在樂中,所以有德者聞之,便知他盡善、盡美與盡美未盡善處。
若後世作樂,隻是做些詞調,于民俗風化絕無關涉,何以化民善俗!今要民俗反樸還淳,取今之戲子,將妖淫詞調俱去了,隻取忠臣、孝子故事,使愚俗百姓人人易曉,無意中感激他良知起來,卻于風化有益;然後古樂漸次可複矣。
章楶jié
誠然一斗拱,支撐宋之房梁。
行雲卻在行舟下,空水澄鮮。俯仰留連。疑是湖中別有天。
行雲卻在行舟下,空水澄鮮。若不俯仰流連,亦不因境生疑,大概意境會更好。
反照縱橫水,斜空斷續雲。
好一句"斜空斷續雲"
朱草狀似小棗,栽長三四尺〔一九三〕,枝葉皆赤,莖如珊瑚〔一九四〕,喜生名山巖石之下〔一九五〕,刻之汁流如血,以玉及八石金銀投其中,立便可丸如泥,久則成水,以金投之,名爲金漿,以玉投
朱草。或有此物,然世間難尋,得者珍之。
邢恕
程頤謂邢恕為官,義理不能勝利欲之心。
王安石說:“天變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道理本是對的,但他在當日,因這三句話,得了重謗,我們今日讀了,也覺得他盛氣凌人,心中有點不舒服,假使我們生在當日,未必不與他沖突。
本來就不似君子謙卑之態。李生厚道。竟為王開脫開脫。
昔神宗欲命相,問韓琦曰:“安石何如?”對曰:“安石為翰林學士則有余,處輔弼之地則不可。”
朱熹嘗論安石“以文章節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經濟為己任。被遇神宗,致位宰相,世方仰其有為,庶幾復見二帝三王之盛。而安石乃汲汲以財利兵革為先務,引用兇邪,排擯忠直,躁迫強戾,使天下之人,囂然喪其樂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于崇寧、宣和之際,而禍亂極矣”。此天下之公言也。
大順旣城,而白豹、金湯皆不敢犯,環慶自此寇益少。
白豹:城名。在 甘肅省 慶陽縣 西北。《宋史·地理志》:“ 慶陽府 , 白豹城 ,舊屬 西 界。” 宋 劉敞 《捷詩》:“捷報蒼龍闕,書從 白豹城 。” 清 顧祖禹 《讀史方輿紀要·陜西·安化縣》:“ 白豹城 ,府西北百九十里, 宋 時 西夏 地, 范仲淹 建議取之。”
廬舒折役茶、江東丁口鹽錢
廬、舒二州的折役茶(向國家交納一定數量的茶葉)。
江東路的丁口鹽錢(按丁口交納的鹽稅錢)。
又言:“恩幸多以內降除官,非太平之政。”
內降:謂不按常規經中書等省議定,而由宮內直接發出詔令。《續資治通鑒·宋英宗治平二年》:“先是僧官有闕,多因權要請謁內降補人,臺諫累有論列。 仁宗 因著令:‘僧官有闕,命兩街各選一人,較藝而補。’”
履冰者,河內人。垂拱中,曆鸞臺天官二侍郎、春官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兼修國史。載初初,坐舉逆人被殺。
范仲淹他祖宗。唐代宰相范履冰(汝南范滂后裔)為唐代范姓的最高官,其六世孫范隋在唐懿宗時調任浙江麗水縣丞,后因戰亂不得北歸,遂定居蘇州吳縣。
西晉“永嘉之亂”后,南陽順陽左將軍范晷的少子范堅和裔孫范汪避亂渡江南下,其后代落籍于丹陽(今安徽當涂);后,又有一部分范氏后裔移居甘肅敦煌,派生出懷州范姓。唐“安史之亂”后,河內范氏、唐丞相范履冰一族也紛紛渡江南下。范履冰(?-689年),懷州河內人,高祖武德六年(623年)進士,號為“北門學士”。唐垂拱年間(685-688年),范履冰為鸞臺、天官二侍郎,尋遷春宮尚書、同鳳閣鸞閣平章事、兼修國史。后,范履冰因坐舉逆人被殺。范履冰有3子:長子范冬芬、次子范冬倩、第三子范冬昌,俱進士第。天寶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后,范冬芬一支遷居徽州,成為徽州范氏始祖。元和年間(806-820年),范冬昌之孫范平先遷蘇州吳縣,后又遷居豫章(今南昌)豐城大順山前及槎村等地,為江西范氏始祖。
六甲秘祝
這秘咒似是行山開路借道的方法
《耆婆惡病論》
耆婆,印度大醫。宋史藝文志有耆婆脈經三卷,耆婆六十四問一卷,耆婆五藏論一卷。 耆婆以種種妙術治病,詳于佛說捺女耆域因緣經,佛說奈女耆婆經,四分律第四十,毗奈耶雜事第二十一。
甲戌,御邇英閣,侍讀韓維言:“陛下仁孝發于天性,每行見昆蟲螻蟻,輒違而過之,且敕左右勿踐履,此亦仁術也。愿陛下推此心以及百姓,則天下幸甚。”
哲宗亦不失謂之稟性良善了。
憶昨鳴皋夢裡還。手弄素月清潭間。覺時枕蓆非碧山。側身西望阻秦關。……鳴皋微茫在何處。五崖峽水橫樵路。身披翠雲裘。袖拂紫煙去。……
空夢易醒。世塵如濤。履濤前行。五崖何處。
醫科醫有十三科。考之《聖濟總錄》,大方脈,雜醫科、小方脈科、風科、産科、兼婦人雜病科,眼科,口齒兼咽喉科,正骨兼金鏃科,瘡腫科,針灸科,祝由科則通兼言。
祝由科則通兼言——此句何解?
寒號蟲五臺山有鳥、名寒號蟲,四足,有肉翅,不能飛。其糞即五靈脂。
複齒鼯鼠原來古名寒號鳥,也真的有所不知了。我只奇怪怎麼只得它的糞便能在樹上積成五霛脂,也不見別的動物能化廢為此寳。天地之造物,竟不是俗人有限的見識可以理解的。
呂夏卿,字縉叔,泉州晉江人。
夢溪筆談所載患暴縮之疾而亡者.
頁數12
cassandra
被收藏:0 次 [收藏]
積分:108 分
訪問:12059 次
給 cassandra 留言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