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i心閑 的讀古籍筆記

將i心閑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但文殊既至方丈大眾則謂。來已名來。琉璃光至已不來,不至亦不來。至既是已,不至是未。
文殊所說,來已更不來,去已更不去。這是說明三時無去來。
但大眾真切見了文殊,所以則說,來已名來。 所以需要作解說,然而佛世時眾生根利,只解釋3時之一,來已不來,就能令大眾解得三時無去來。
琉璃光至已不來,不至亦不來。至既是已,不至是未。這是以三時之中舉二門作說明。
凈名彌勒章,是以三時俱無來去作說明。
凈名經云。不來相來不去相去。來無所來去無所去。
維摩詰經有云:
維摩詰言:善來,文殊師利!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
文殊師利言: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來者無所從來,去者無所至,所可見者,更不可見。
如此等人并計來有所從去有所至必定封執。言有來去者則五眼不見故無此去來。
如此等人,并計來有所從去有所至,必定封執。言有來去者則五眼不見,故無此去來。
六者昔地論師義乖真起妄為來。息妄歸真故去。
六者昔地論師義。乖真起妄為來。息妄歸真故去。
世間眼見三時有作。已去未去去時。以有作故當知有諸法
此世間人觀察所得。誤認萬物有已去、有未去、還有正在去,由此得出萬物有作,故得知有諸法
生相決定不可得故不生。不滅者。若無生何得有滅。
因無生,故無滅。生滅俱不可得。
大覺在乎曠照。小智纏乎隘心。
能曠照就莫不了知,束心智則何能圓融。
滯惑生于倒見。三界以之而淪溺。偏悟起于厭智。耿介以之而致乖
滯惑生于倒見。三界以之而淪溺。——迷惑顛倒而后淪溺
偏悟起于厭智。耿介以之而致乖。——自以為是而后乖離
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托天下
有身有患,無身何患。貴己至極是無我,愛身之至是亡身。如果可以無身、亡身,方可托付天下于他。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寵為上,辱為下。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人若無身也就不用計較其衣食住行,但凡有計較就起好壞優劣的分別,一旦起了分別就受到苦痛的逼迫,隨即出現驚恐不安的情緒。
以不同的對待而起分別心,不知萬物平等俱齊的道理,未達預期患得患失。
我們內心的擔憂歸根到底不過是為了吃穿顏面,如果沒有此身,就不用填補裝點,也不用在乎顏面存否,那么還能剩下些什么可以擔心的呢。
[6]是以:因此。為腹不為目:考慮溫飽,不考慮縱情于聲色。
我認為這里的“為腹”不是為了溫飽,如果看做只為溫飽是不是有些狹隘了。腹的作用是藏,古時修道要于丹田修真氣,圣人重道輕治,所以就會側重于使民安閑,當民空其心智、摒其思慮時,其私欲隨減,其腹藏自盈,而筋骨自強。
幾千年來我們人類的境界居然沒有提高,還是在為富貴貧賤壽善夭惡而勞心累形。
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無所化【五】
這樣,就達到亡形骸,無所不變化矣無有可以變化的,物我雙遣之境。
夫得是而窮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六】
既達到物我兩亡。
得如是而且窮之者,沒有任何東西能奈何得了他。
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無所化【五】,
【五】【注】常游于極
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物與物何以相遠?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
物物間起分別在于其有貌、有象、有聲、有色,如果守住自己至純之氣,則于外物不起分別,就不存在大小好壞
與 乎 止 我 德 也【 八 】
處物待人,又安能不能損我德性。
滀 乎 進 我 色 也 【 七 】
是不是講:
外物安能動我形色。
止言不以好惡緣慮分外,遂成性而內理其身者也。
止言不以好惡緣慮,分 外遂成性 而內理其身 者也。
此是惠施未解形貌之非情。
惠施是一個善辯之人,鐘愛于辯。他未必不知道形貌無關于情之理,只是未達而已。
【疏】
該段【疏】應在“惠子曰:“既謂之人,惡得無情”后。
【釋文
這段釋文應在下一段原文“惠子曰:“既謂之人,惡得無情【一】?”
”后。
人而無情,何以謂之人
人和一切動物一樣都有情愛,若無情豈不是沒有愛戀嗔憎,進而沒有是非、好壞分辨的能力,如此以來就不能思維判斷抉擇了,這樣那里還是個人呢,簡直就屬植物類了。
眇乎小哉,所以屬于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
人與萬物平等,對于無邊虛空,無涯古今,人好像冒出的一個泡泡那樣短暫渺小。
如果虛心實腹,物我兩忘,就將精神提升到與天地一體,身心融化于山河大地,若如此,生命在時空中將得以延伸。
內保之而外不蕩也
水平自然就不會外流,更不會蕩漾。所以水性似德,當將水置于容器內時,對外界的干擾顯示出越滿越靜,越平越停,不流于形的特征。
是接而生時于心
斷句:
1,是 接而生 時于心。
這種才全之人,承(接)天地之氣而生,順(應)四時之變而化。
2,是接 而 生時于心。
接萬物,(時為常),于心中生出光明恒常之心性。
是接而生時于心者也,是之謂才全
這樣的接物而生、順時于心的人,就是全才之人。
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饑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靈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于兌;
生死窮達等與日夜更替一樣是事物發展變化的自然規律,知識固然能令我們認識世界,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世界,但卻不能令我們洞徹萬物之本。以前我們提出的“人定勝天”以及現在的唯科學論,在宇宙虛空中都顯得那么膚淺和可笑。再豐富的知識也不能夠熄滅人們煩亂的心緒,更不可能使人借助于多聞而令其心達寂靜湛然之地。
身心平和閑豫,隨處變中仍能悅然。
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饑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一】;日夜相代乎前【二】,而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三】。
生死窮達等都與日夜更替一樣是事物發展變化的自然規律,知識固然能令我們認識世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世界,但卻不能洞徹萬物之始,不能動搖自然的根本。以前我們提出的“人定勝天”以及現在的唯科學論,在宇宙虛空中都顯得那么膚淺和可笑。
頁數1
i心閑
被收藏:1 次 [收藏]
積分:60 分
訪問:20631 次
給 i心閑 留言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