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遼金泉 的讀古籍筆記

將遼金泉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金史  列傳 回離保
奚有十三部、二十八落、一百一帳、三百六十二族。甲午歲,太祖破耶律謝十,諸將連戰皆捷,奚鐵驪王回離保以所部降,未幾,遁歸于遼。及遼主使使請和,太祖曰:“歸我叛人阿疏、降人回離保、迪里等,余事徐議之。”久之,遼主至鴛鴦濼,都統杲襲之,亡走天德。

閱筆回離保與遼大臣立秦晉國王耶律捏里于燕京。捏里死,蕭妃權國事。太祖入居庸關,蕭妃自古北口出奔。回離保至盧龍嶺,遂留不行,會諸奚吏民于越里部,僭稱帝,改元天復,改置官屬,籍渤海、奚、漢丁壯為軍。太祖詔回離保曰:“聞汝脅誘吏民,僭竊位號。遼主越在草莽,大福不再。汝之先世臣服于遼,今來臣屬,與昔何異。汝與余睹有隙,故難其來。余睹設有睚眥,朕豈從之。儻能速降,盡釋汝罪,仍俾主六部族,總山前奚眾,還其官屬財產。若尚執迷,遣兵致討,必不汝赦。”回離保不聽。天輔七年五月,回離保南寇燕地,敗于景、薊間,其眾奔潰。耶律奧古哲及甥八斤、家奴白底哥等殺之。其妻阿古聞之,自剄而死。
三朝北盟 卷十八
八月十五日乙未宣撫司奏大破蕭干於峰山獲耶律德光尊號寶檢及契丹涂金印。

閱筆初蕭后東走也。蕭干留奚王府僭號大奚國神圣皇帝改元天阜時奚人饑干以闕食六月領兵出盧龍嶺攻破景州。又敗常勝軍張令徽劉舜仁於石門鎮陷薊州寇掠燕城其鋒銳甚有涉河犯京師之意人情洶洶頗有謀棄燕者貫自京師移文王安中詹度郭藥師切責之巳而王安中命郭藥師大破其眾乘勝窮追過盧龍嶺殺傷過半從軍之家悉為常勝軍所得招降奚渤海漢軍五千馀人宣撫使奏夔離不(改作古爾班)即眾犯順(改作來侵)八月十五日大戰峰山生擒偽(刪此字)阿魯(改作阿嚕)太師獲耶律德光尊號寶檢契丹涂金印王黼,於是有受賀奏告之議矣。。
秋泉 ARTX.CN泠色初澄一帶煙,幽聲遙瀉十絲弦。長來枕上牽情思,不使愁人半夜眠。
泠色初澄一帶煙,幽聲遙瀉十絲弦。
長來枕上牽情思,不使愁人半夜眠。
九日遇雨二首萬里驚飆朔氣深,江城蕭索晝陰陰。誰憐不得登山去,可惜寒芳色似金。閱筆茱萸秋節佳期阻,金菊寒花滿院香。閱筆神女欲來知有意,先令
薛濤詩 有約登山怨天陰,轉喜宿雨阻閑人。
文武百官冊立大石為帝,以甲辰歲二月五日即位,年三十八,號葛兒罕。復上漢尊號曰天祐皇帝,改元延慶。
耶律大石 自立為帝,號“天祐”  摘自 遼史卷三十本紀第三十 天祚皇帝四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說甚么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紅綃帳底臥鴛鴦。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
“好了歌”的注解!或為一部“紅樓夢”的濃縮曲。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
說盡古往今來“功名”“利祿”“男女”“子嗣”之事。
憶古,如是。說今如是。未來也不會好到哪里!
道宗之世,錢有四等:曰咸雍,曰大康,曰大安,曰壽隆,皆因改元易名。其肉好、銖數亦無所考。
鼓鑄之法,先代撒剌的為夷離堇,以土產多銅,始造錢幣。太祖其子,襲而用之,遂致富強,以開帝業。太宗置五冶太師,以總四方錢鐵。石敬瑭又獻沿邊所積錢,以備軍實。景宗以舊錢不足於用,始鑄乾亨新錢,錢用流布。圣宗鑿大安山,取劉守光所藏錢,《四》散諸五計司,兼鑄太平錢,新舊互用。由是國家之錢,演迤域中。所以統和出內藏錢,賜南京諸軍司。開泰中,詔諸道,貧乏百姓,有典質男女,計傭價日以十文;折盡,還父母。每歲春秋,以官錢宴饗將士,錢不勝多,故東京所鑄至清寧中始用。是時,詔禁諸路不得貨銅鐵,以防私鑄,又禁銅鐵賣入回鶻,法益嚴矣。道宗之世,錢有四等:曰咸雍,曰大康,曰大安,曰壽隆,皆因改元易名。其肉好、銖數亦無所考。第詔楊遵徵戶部司逋戶舊錢,得四十馀萬襁,拜樞密直學士;劉伸為戶部使,歲入羨馀錢三十萬襁,擢南院樞密使;《五》其以災,出錢以振貧乏及諸宮分邊戍人戶。是時,雖未有貫朽不可較之積,亦可謂富矣。至其末年,經費浩穰,鼓鑄仍舊,國用不給。雖以海云佛寺千萬之助,受而不拒,尋禁民錢不得出境。天祚之世,更鑄乾統、天慶二等新錢,而上下窮困,府庫無馀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六十六
癸亥,鑄「皇祐元寶」錢。
遼史 卷三十二志第二 營衛志中行營
春捺缽:曰鴨子河濼。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帳,約六十曰方至。天鵝未至,卓帳冰上,鑿冰取魚。冰泮,乃縱鷹鶻捕鵝雁。晨出暮歸,從事弋獵。鴨子河凍東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在長春州東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鍋,多榆柳否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綠色衣,各備連錘一柄,鷹食一器,刺鵝錐一枚,于澇周圍相去各五七步排立。皇帝冠巾,衣時服,系玉束帶,于上風望之。有鵝之處舉旗,探騎馳報,遠泊鳴鼓。鵝驚騰起,左右圍騎皆舉幟麾之。五坊擎進海東青鵝,拜授皇帝放之。鵝擒鵝墜,勢力不加,排立近者,舉錐刺鵝,取腦以飼鴿。救鶴人例賞銀絹。皇帝得頭鵝,薦廟,群臣備獻酒果,舉樂。更相酬酷,致賀語,皆插鵝毛于首以為樂。賜從人酒,遍散其毛。弋獵綱鉤,春盡乃還。
舊唐書
古者以珠玉為上幣,黃金為中幣,刀布為下幣。
漢書
秦兼天下,幣為二等:黃金以溢為名,上幣;銅錢質如周錢,文曰“半兩”,重如其文。而珠、玉、龜、貝、銀、錫之屬為器飾寶臧,不為幣,然各隨時而輕重無常。
國主春獵,衛士皆衣墨綠,各持連錘、鷹食、刺鵝錐,列水次,相去五七步。
漷陰縣。本漢泉山之霍村鎮。遼每季春,弋獵于延芳淀,居民成邑,就城故漷陰鎮,后改為縣。在京東南九十里。延若淀方數百里,春時鵝鶩所聚,夏秋多菱芡。國主春獵,衛士皆衣墨綠,各持連錘、鷹食、刺鵝錐,列水次,相去五七步。上風擊鼓,驚鵝稍離水面。國主親放海東青鶻擒之。鵝墜,恐鶻力不勝,在列者以佩錐刺鵝,急取其腦飼鴨。得頭鵝者,例賞銀絹。國主、皇族、群臣各有分地。戶五千。
開筵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開筵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連錘
漷陰縣。本漢泉山之霍村鎮。遼每季春,弋獵于延芳淀,居民成邑,就城故漷陰鎮,后改為縣。在京東南九十里。延若淀方數百里,春時鵝鶩所聚,夏秋多菱芡。國主春獵,衛士皆衣墨綠,各持連錘、鷹食、刺鵝錐,列水次,相去五七步。上風擊鼓,驚鵝稍離水面。國主親放海東青鶻擒之。鵝墜,恐鶻力不勝,在列者以佩錐刺鵝,急取其腦飼鴨。得頭鵝者,例賞銀絹。國主、皇族、群臣各有分地。戶五千。
連錘
春捺缽:曰鴨子河濼。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帳,約六十曰方至。天鵝未至,卓帳冰上,鑿冰取魚。冰泮,乃縱鷹鶻捕鵝雁。晨出暮歸,從事弋獵。鴨子河凍東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在長春州東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鍋,多榆柳否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綠色衣,各備連錘一柄,鷹食一器,刺鵝錐一枚,于澇周圍相去各五七步排立。皇帝冠巾,衣時服,系玉束帶,于上風望之。
正隆通寶 金史 食貨志
錢幣。金初用遼、宋舊錢,天會末,雖劉豫“阜昌元寶”、“阜昌重寶”亦用之。海陵庶人貞元二年遷都之后,戶部尚書蔡松年復鈔引法,遂制交鈔,與錢并用。正隆二年,歷四十余歲,始議鼓鑄。冬十月,初禁銅越外界,懸罪賞格。括民間銅鍮器,陜西、南京者輸京兆,他路悉輸中都。三年二月,中都置錢監二,東曰寶源,西曰寶豐。京兆置監一。曰利用。三監鑄錢,文曰“正隆通寶”,輕重如宋小平錢,而肉好字文峻整過之,與舊錢通
天嗣
燕京既陷,干就奚王府自立為神圣皇帝,國號大奚,改元天嗣。時奚人饑,干出盧龍嶺,攻破景州,又敗常勝軍張令徽、劉舜臣于石門鎮,陷薊州,寇掠燕城,其鋒銳甚,有涉河犯京師之意,人情洶洶,頗有謀棄燕者,童貫自京師移文王安中、詹度、郭藥師等切責之。已而安中命藥師擊破其眾,乘勝窮追,過盧龍嶺,殺傷大半。從軍之家,悉為常勝軍所得,招降奚、渤海五千馀人,生擒阿嚕,獲遼太宗尊號寶檢、契丹涂金印等。
中國古籍全錄 HTTP://www.guy88.com/
閱筆  干遁去,尋為其部下巴爾達喀所殺,傳首河間府,詹度上之。
高永昌
高永昌渤海人,在遼為裨將,以兵三千,屯東京八甔口。永昌見遼政日敗,太祖起兵,遼人不能支,遂覬覦非常。是時,東京漢人與渤海人有怨,而多殺渤海人。永昌乃誘諸渤海,并其戍卒人據東京,旬月之間,遠近響應,有兵八千人,遂僭稱帝,改元隆基。遼人討之,久不能克。
閏月,高永昌據東京,使撻不野來求援。高麗遣使來賀捷,且求保州。詔許自取之。二月己巳,詔曰:“比以歲兇,庶民艱食,多依附豪族,因為奴隸,及有犯法,征償莫辦,折身為奴者,或私約立限,以人對贖,過期則為奴者,并聽以兩人贖一為良。若元約以一人贖者,即從元約。”四月乙丑,以斡魯統內外諸軍,與蒲察、迪古乃會咸州路都統斡魯古討高永昌。胡沙補等被害。五月,斡魯等敗永昌,撻不野擒永昌以獻,戮之于軍。東京州縣及南路系遼女直皆降。詔除遼法,省稅賦,置猛安謀克一如本朝之制。以斡魯為南路都統。迭勃極烈阿徒罕破遼兵六萬于照散城。九月己亥,上獵近郊。乙巳,南路都統斡魯來見于婆盧買水。始制金牌。十二月庚申朔,諳班勃極烈吳乞買及群臣上尊號曰大圣皇帝,改明年為天輔元年。
高永昌
宋政和六年,遼東京裨將高永昌以三千兵屯八口,誘其勃海戍卒作亂,入遼陽據之。即此。
五福:壽、富、貴、安樂、子孫眾多。(《意林》)
五福  五福:壽、富、貴、安樂、子孫眾多。(《意林》)
中書省。初名政事省。太祖置官,世宗天祿四年建政事省,興宗得熙十三年改中書省。
中書令。韓延徽,太祖時為政事令,韓知古,天顯初為中書令;會同五年又見政事令趙延壽
沙州回鶻忳煌郡王府。
顯宗成皇帝中之上咸康三年(丁酉,公元三三七年
九月,鎮軍左長史封弈等勸慕容皝稱燕王;皝從之。于是備置群司,以封弈為國相,韓壽為司馬,裴開為奉常,陽騖為司隸,王寓為太仆,李洪為大理,杜群為納言令,宋該、劉睦、石琮為常伯,皇甫真、陽協為冗騎常侍,宋晃、平熙、張泓為將軍,封裕為記室監。洪,臻之孫;晃,奭之子也。冬,十月,丁卯,皝即燕王位,大赦。十一月,甲寅,追尊武宣公曰武宣王,夫人段氏曰武宣后;立夫人段氏為王后,世子俊為王太子,如魏武、晉文輔政故事。
后漢書 百官志
大將軍營五部,部校尉一人,比二千石;軍司馬一人,比千石。部下有曲,曲有軍候一人,比六百石。曲下有屯,屯長一人,比二百石。其不置校尉部,但軍司馬一人。又有軍假司馬、假候,皆為副貳。其別營領屬為別部司馬,其兵多少各隨時宜。門有門侯。其余將軍,置以征伐,無員職,亦有部曲、司馬、軍候以領兵。
全后漢文
超,字仲升,彪少子。明帝時隨兄固至京師,為官傭書,除蘭臺令史,后坐事免。竇固出擊匈奴,以為假司馬,有功。
資治通鑒 卷46
肅宗孝章皇帝上建初三年(戊寅,公元七八年)

三月,癸巳,立貴人竇氏為皇后。

閏月,西域假司馬班超率疏勒、康居、于窴、拘彌兵一萬人攻姑墨石城,破之,斬首七百級
泰州,德昌軍,節度。本契丹二十部族放牧之地。因黑鼠族累犯通化州,民不能御,遂移東南六百里來,建城居之,以近本族。黑鼠穴居,膚黑,吻銳,類鼠,故以名。州隸延慶宮,兵事屬東北統軍司。統縣二:樂康縣。倚郭
長春州,韶陽軍,下,節度。本鴨子河春獵之地。興宗重熙八年置。隸延慶宮,兵事隸東北統軍司。統縣一:長春縣。本混同江池。燕、薊犯罪者流配于此。戶二千。
延昌宮:正丁二千,蕃漢轉丁六千,騎軍二千
有遼始大,設制尤密。居有宮衛,渭之斡魯朵;出有行營,謂之捺缽;分鎮邊圍,謂之部族。有事則以攻戰為務,閑暇則以畋漁為生。無曰不營,無在不衛。立國規模,莫重于此。作《營衛志》宮衛遼國之法:天子踐位置宮衛,分州縣,析部族,設官府,籍戶口,備兵馬。崩則扈從后妃宮帳,以奉陵寢。有調發,則丁壯從戎事,老弱居守。

閱筆  太祖曰弘義宮,應天皇后曰長寧宮,太宗曰永興宮,世宗曰積慶宮,穆宗曰延昌宮,景宗曰彰愍宮,承天太后曰崇德宮,圣宗曰興圣宮,興宗曰延慶宮,道宗曰太和宮,天柞曰永昌宮。

閱筆  文章文皇太弟有敦睦宮,丞相耶律隆運有文忠王府。凡州三十八,縣十,提轄司四十一,石烈二十三,瓦里七十四,抹里九十八,得里二,閘撒十九。為正戶八萬,蕃漢轉戶十二萬三干,共二十萬三千戶
右鐵鷂子軍詳穩司。龍衛軍詳穩司威勝軍詳穩司。

天云軍詳穩司
遼史圣宗七年
十二月丁酉,宋遣呂夷簡、曹璋來賀千齡節。是月,蕭排押等與高麗戰于茶、陀二河,遼軍失利,天云、右皮室二軍沒溺者眾,遙輦帳詳穩阿果達、客省使酌古、渤海詳穩高清明、天云軍詳穩海里等皆死之。
筆記父高八,多智數,博覽古今。開泰初,為北院承旨,稍遷右夷離畢,以干敏稱,拜南府宰相。累遷倒塌嶺節度使,知興中府,復為右夷離畢。陵青誘眾作亂,事覺,高八按之,止誅首惡,余并釋之。歸奏,稱旨
筆記三月丙寅,朝皇太后。丁卯,皇弟李胡請赦宗室舍利郎君以罪系獄者,詔從之。己巳,幸皇叔安端第。辛未,人皇王獻白纻。乙亥,冊皇弟李胡為壽昌皇太弟,兼天下兵馬大元帥
筆記戊寅,給軍中傳信牌。先是,石普言:「北面抗敵,行陣間有所號令,則遣人馳告,多失詳審,復虞奸詐。請令將帥破錢而持之,遇傳令則合而為信。」上以為古者兵符既已久廢,因命漆木為牌,長六寸,闊三寸,腹背刻字而中分之,置鑿枘令可合,又穿二竅容筆墨,其上施紙札,每臨陣則分而持之,或傳令則署其言而繫軍吏之頸,至彼合契,乃署而復命焉。
續資治通鑒卷八十八
筆記初,諸部各有信牌,馳驛訊事。英格用阿古達議。擅置信牌者罪之。由是號令始一,兵力益強。
筆記十二月,契丹以興平公主歸元昊。

閱筆  公主,契丹宗室女。時興宗新立,封元昊為駙馬都尉,爵夏國公,遣兵衛公主至興州。元昊以數萬騎托言親迎,留屯府州境。知州折惟忠率麾下備御,戒士卒忽妄動。一夕風霾,有數誕馬突走惟忠營,眾驚報,惟忠臥不起,徐命擒獲之。元昊知不可動,乃退。
筆記興宗即位,以興平公主下嫁李元昊,以元昊為駙馬都尉。
中國古籍全錄 HTTP://www.guy88.com/
閱筆  重熙元年,夏國遣使來賀。李德昭薨,冊其子夏國公元昊為王。

閱筆  二年,來貢。十二月,禁夏國使沿路私市金鐵。七年,來貢。

閱筆  李元昊與興平公主不諧,公主薨,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詔問之。九年,宋遣郭禎以伐夏來報。十年,夏國獻所俘宋將及生口。十一年,遣使問宋興師伐夏之由。
筆記李元昊與興平公主不諧,公主薨,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詔問之。
筆記父高八,多智數,博覽古今。開泰初,為北院承旨,稍遷右夷離畢,以干敏稱,拜南府宰相。累遷倒塌嶺節度使,知興中府,復為右夷離畢。
筆記蕭素颯,字特免,五院部人。重熙間始仕,累遷北院承旨,彰愍宮使。
筆特諸家目錄所載,若《遼庭須知》、《使
遼圖鈔》、《北遼遺事》、《契丹疆宇圖》、《契丹事跡》諸書,隆禮時尚未盡
佚,故所錄亦頗有可據。如道宗壽隆紀年,此書實作“壽昌”,與《遼史》所遺
碑刻之文并合,可以證《遼史》之誤。記
乙酉,遼改明年元曰壽昌,減雜犯死罪以下,仍除貧民租賦。
筆。《文
獻通考》稱遼道宗改元壽昌。洪遵《泉志》引李季興《東北諸蕃樞要》云“契丹
主天祚,年號壽昌”。又引《北遼通書》云“天祚即位,壽昌七年改為乾統”。
而此書作“壽隆”。殊不思圣宗諱隆緒,道宗為圣宗之孫,何至紀元而犯祖諱?
考今興中故城(即古爾板蘇巴爾漢,譯言三塔也,故土人亦稱三座塔云)東南七
十里柏山,有《安德州靈巖寺碑》,稱壽昌初元,歲次乙亥。又有《玉石觀音像
倡和詩碑》,稱壽昌五年九月。又易州有《興國寺太子誕圣邑碑》,稱壽昌四年
七月。均與洪遵所引合。又《老學菴筆記》載圣宗改號重熙,后避天祚嫌名,追
稱重熙曰重和。考興中故城鐵塔旁,記有天慶二年《釋迦定光二佛舍利塔記》,
稱重和十五年鑄鐵塔,與陸游所記亦合。而此書均不載,是其於改元之典章多舛
漏也,《潛研堂金石文跋尾》,又稱據《太子誕圣邑碑》諸人結銜,知遼制有知
軍州事、通判軍州事、知縣事之名。而《百官志》亦不載,是其於制度有遺闕也。
至厲鶚《遼史拾遺》所摭,更不可以仆數。記
筆記(二十四乙亥)遼改壽昌(主洪基加號圣文神武全功大略聰仁孝惠天佑皇帝
頁數1
遼金泉
被收藏:0 次 [收藏]
積分:94 分
訪問:16421 次
給 遼金泉 留言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