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yada 的讀古籍筆記

將yada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婦人因指道:“奴這床后茶葉箱內,還藏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蠟、兩罐子水銀、八十斤胡椒。你明日都搬出來,替我賣了銀子,湊著你蓋房子使。你若不嫌奴丑陋,到家好歹對大娘說,奴情愿與娘們做
親親的出處原來在這里
張四大罵道:“張四,你休胡言亂語!我雖不能是楊家正頭香主,你這老油嘴,是楊家那膫子肏的?”張四道:“我雖是異姓,兩個外甥是我姐姐養的,你這老咬蟲,女生外向,怎一頭放火,又一頭放水?”姑娘道:
只罵出了個花兒來。。。。。
迺從其畫,復守敖倉,而使酈生說齊王曰:「王知天下之所歸乎?」
先以人心說之,把漢王和項羽對比起來,后說以兵強,示意兵強又得民心,勸齊王從漢王
沛公方倨床使兩女子洗足,〔二〕而見酈生。酈生入,則長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諸侯乎?且欲率諸侯破秦也?」沛公罵曰:「豎儒!〔三〕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諸侯相率而攻秦,何謂助秦攻諸侯乎?」酈生
筆法入神,可見每每可稱善者,放之四海皆準,小說?史書?原來具是一種寫法,筆法不善,縱然小說也如同嚼蠟。太史公功夫了得。
君子之道,儲天下之用,而不求用于天下。知者知之,不知者以為無用而已矣。
非也,君子之道亦看時世,時世不同而道亦不同,道如水,時世如器物,水入器物,或大、或小、或圓、或方,本源不變,時世繩之,繩之者庸人看來鬼蜮奇絕,變化末端,智者觀之源頭都是一樣。
故世有楚莊公一鳴驚人,明世宗忽智忽愚。
大爭之世,正是君子奮起之時,奮起,于家國,于家室才有大用,才大配大用,用得其所
哥道:“我吃那王婆打了,也沒出氣處。我教你一著:今日歸去,都不要發作,也不要說,只自做每日一般。明朝便少做些炊餅出來賣,我自在巷口等你。若是見西門慶入去時,我便來叫你。你便挑著擔兒只在左近等
須知這小子也是個慣走江湖的人,如若不然,何來這等計策,比那莽夫愚漢強了不知多少,可憐武大性命在此已丟半截。
太祖曰:”難奉孝為能知孤意。”
今人度毛澤東讓林彪看《郭嘉傳》是從讓林彪忠心護主上說,但我看這句才是毛的本意。
嘉料之,曰:”策新并江東,所誅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于獨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敵耳。以吾觀之,必死于匹夫之手。”策臨江未濟,果為許貢客所殺。guj
這段有這么幾成意思,一、寫郭嘉善識人、知人、對孫策的分析,二、郭嘉平時善于收集情報、運用情報、如果沒有充分的情報,是很難說服眾人的,三、此時此地這樣的說發是穩定軍心,使眾人不憂懼。四、從后文種種可知平時善于揣度曹操的心理。
低低說道:“你兩個做得好事!”西門慶和那婦人都吃了一驚。那婆子便向婦人道:“好呀,好呀!我請你來做衣裳,不曾交你偷漢子!你家武大郎知,須連累我。不若我先去對武大說去。”回身便走。那婦人慌的扯
如此前后不一,不是作者筆誤,正說明了王婆的計
恰好武大挑擔兒進門,婦人拽門下了簾子。武大入屋里,看見老婆面色微紅,問道:“你那里來?”婦人應道:“便是間壁干娘央我做送終衣服,日中安排些酒食點心請我吃。”武大道:“你也不要吃他的才是,我們
只看依據“你哪里來?”便知武大平日疑心便是有的,后面回禮的話說的是這人愚鈍
王婆道:“大官人,你聽我說:但凡‘挨光’的兩個字最難。怎的是‘挨光’?比如如今俗呼‘偷情’就是了。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的。第一要潘安的貌;第二要驢大行貨;第三要鄧通般有錢;第四要青春少小,就
一往一來,據可應答入流,可見明朝對風月事兒比較開放
於涪大會,置酒作樂,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後舞,非仁者邪?卿言不當,宜速起出!”於是統逡巡引退。先主尋悔,請
統之志大于其才,但凡才氣過人的主多半驕傲,驕而失察,何為失察,不識天,不識地,不識時,不識人也,統在劉備大醉之時說這番話,乃失時,在宴席之上說,乃失地,對劉備說,乃失人,故謂之失察。
一日也是合當有事,卻有一個人從簾子下走過來。自古沒巧不成話,姻緣合當湊著。婦人正手裏拿著叉竿放簾子,忽被一陣風將叉竿刮倒,婦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卻打在那人頭上。
潘金蓮的棍兒竟砸出了后面多少是非,可見大凡事兒總是從小至大,些許偶然竟惹出后面呼啦啦的一片。
武松笑道:“若得嫂嫂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應。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記得嫂嫂說的話了,請過此杯。”
如何笑?訕笑?一皮笑肉不笑?一個笑字可見作者著力。
那婦人余情不斷,見武松把將酒食來,心中自思:“莫不這廝思想我了?不然卻又回來怎的?到日後我且慢慢問他。”
笑笑生著筆處竟把潘金蓮寫活了,可見潘金蓮乃一敢愛敢恨的奇女子,潑辣中帶了些蠢笨,一則前番對武大說送武松調戲她,武松見武大回來沒了臉才搬出去住,此時又百般的對武松好,豈不自相矛盾,把前面對武大嚼舌根的話都做了假,這才有了武松后面的決斷和對武大的告誡。若武大稍稍上心,囑咐兄弟早回,不至于送命。
婦人道:“啊呀,你休說他,那裏曉得甚麼?如在醉生夢死一般!他若知道時,不賣炊餅了。叔叔且請杯。”
武松乃是耿直漢子,凡事都把哥哥來說,而潘金蓮一聽武大倒有二十個不愿意,一輕一重都在作者的筆頭上寫盡了,后文緊接武松知道潘金蓮的原意,才不覺突兀,想武松耿直不假,但也是有頭腦的主,不然何來大虎壯威,殺人留名,這等風月事如何不知,只是在一裝字上做足功夫。
那婦人連聲叫道:“叔叔卻怎生這般計較!自家骨肉,又不服事了別人。雖然有這小丫頭迎兒,奴家見他拿東拿西,蹀裏蹀斜,也不靠他。就是撥了土兵來,那廝上鍋上竈不乾凈,奴眼裏也看不上這等人。”
自家骨肉寫盡潘金蓮的心思和口舌,可見其淫,不要士兵乃是怕壞了好事,又怕走了風聲,于武松身價端的不好
西門慶道:“對你娘說,叫別要看飯了,拿衣服來我穿。”
西門慶和武松也是孽緣,應花子的一句:“這個人有名有姓,姓武名松,排行第二。”,乃是伏筆,想來是已打聽好武松的底細,好后面咄咄的直寫出武大,又從武大牽出潘金蓮等一干事,這才入了正題。
第一不如大官人有威有德,眾兄弟都服你;第二我原叫做應二哥,如今居長,卻又要叫應大哥,倘或有兩個人來,一個叫‘應二哥’,一個叫‘應大哥’,我還是應‘應二哥’,應‘應大哥’呢
第一來的恭維,第二來的滑巧,譬如先來個高梯上去,底下的眾兄弟都看清,于面子上過不去的,再順桿滑了下來,眾兄弟啞然失笑,都把前事忘了去。這等寫法把幫閑的人都寫活了,又教了些“做人的道理”。妙妙
臣光曰:穰侯援立昭王,除其災害,薦白起為將,南取鄢、郢,東屬地于齊,使天下諸侯稽首而事秦。秦益強大者,穰侯之功也。雖其專恣驕貪足以賈禍,亦未至盡如范雎之言。若雎者,亦非能為秦忠謀,直欲得穰侯之處,故搤
這段評語還算得上中肯!
王以為然。于是廢太后,逐穰侯、高陵、華陽、涇陽君于關外,以范雎為丞相,封為應侯。
司馬遷:“穰侯,昭王親舅也。而秦所以東益地,弱諸侯,天下皆西鄉稽首者,穰侯之功也。及其貴極富溢,一夫開說,身折勢奪而以憂死,況于羈旅之臣乎!”
宋有雀生湣于城之陬。史占之,曰:“吉。小而生巨,必霸天下。”宋康王喜,起兵滅滕;伐薛;東敗齊,取五城;南敗楚,取地三百里,西敗魏軍。與齊、魏為敵國,乃愈自信其霸。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斬社稷而焚滅之
得到了一點成績就忘乎所以,連祖宗都不要的人,死有余辜啊!
公孫奭,樗里子
樗音“出”,奭音“釋”
燕子之為王三年,國內大亂。將軍市被與太子平謀攻子之。齊王令人謂燕太子曰:“寡人聞太子將飭君臣之義,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雖小,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黨聚眾,使市被攻子之,不克。市被反攻太子。構難數月
國將不國由部分君臣,父子,尊卑的緣故
左右諫曰:“夫以一都買一胥靡,可乎?”嗣君曰:“非子所知也。夫治無小,亂無大。法不立,誅不必,雖有十左氏,無益也。法立,誅必,失十左氏,無害也。”
此話很有道理。有法家的味道
初,商君相秦,用法嚴酷,嘗臨渭淪囚,渭水盡赤,為相十年,人多怨之。趙良見商君,商君問曰:“子觀我治秦,孰與五羖大夫賢?”趙良曰:“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仆請終燒正言而無誅,可
已成不可挽回之勢,如何能改,即便改之未嘗能活起命,不若不改一成其名。
衛鞅欲變法,秦人不悅。衛鞅言于秦孝公曰:“夫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論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謀于眾。是以圣人茍可以強國,不法其故。”甘龍曰:“不然。緣法而治者,吏習而民安之。
法家就是從新來過的代表。
公孫鞅者,衛之庶孫也,好刑名之學。事魏相公叔痤,痤知其賢,未及進。會病,魏惠王往問之曰:“公叔病如有不可諱,將奈社稷何?”公叔曰:“痤之中庶子衛鞅,年雖少,有奇才,愿君舉國而聽之!
除了公輸座,都是極品啊。
子思曰:“人主自臧,則眾謀不進。事是而臧之,猶卻眾謀,況和非以長惡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悅人贊己,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諛求容,諂莫甚焉。君暗臣諂,以居百姓之上,民不與也。若引不
現在有些老板不正是這樣么?
楚悼王薨,貴戚大臣作亂,攻吳起,起走之王尸而伏之。擊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既葬,肅王即位。使令尹盡誅為亂者,坐起夷宗者七十馀家。
甘愿冒中王身的大罪也要多刺吳起幾刀,非大恨不至于此!!
其姊嫈聞而往哭之,曰:“是軹深井里聶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絕從。妾奈何畏歿身之誅,終滅賢弟之名!”
真堪得起一個賢字么?
文侯問于群臣曰:“我何如主?”皆曰:“仁君。”任座曰:“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何謂仁君?”文侯怒,任座趨出。次問翟璜,對曰:“仁君也。”文侯曰:“何以知之?”對曰:“
文侯翟璜皆轉識為智也,但以法家觀之,失之大也,君王不以言興人,亦不以言廢人,聽臣下鼓唇而變兩端,不亦糊涂。該段后面所言之事也不外如是,聽他人言而動起初念。
臣光曰:智伯之亡也,才勝德也。夫才與德異,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謂之賢,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聰察強毅之謂才,正直中和之謂德。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雲夢之竹,天下之勁也,然而不矯
用人之道大抵如此!
明日,智伯以絺疵之言告二子,二子曰:“此夫讒臣欲為趙氏遊說,使主疑於二家而懈於攻趙氏也。不然,夫二家豈不利朝夕分趙氏之田,而欲為危難不可成之事乎?”二子出,絺疵入曰:“主何以臣之言
智伯不智也。這種話怎能給二子知道?如實相告無益處,本就以力強取的事情,靠出賣給自己進言的人的,妄圖獲得信任不是愚癡么?
臣聞天子之職莫大於禮,禮莫大於分,分莫大於名。
定儒家之根本,提綱挈領的中心,后面的評論大不外乎此.
帝曰:“諸君見望者重,安敢避之?”乃與群公卿士共奏太后曰:“臣聞天子者,所以濟育群生,永安萬國。皇帝春秋已長,未親萬機,日使小優郭懷、袁信等裸袒淫戲。又于廣望觀下作遼東妖婦,道路行
其中挑撥太后的“太后遭合陽君喪,帝嬉樂自若。清商丞龐熙諫帝,帝弗聽。太后還北宮,殺張美人,帝甚恚望。熙諫,帝怒,復以彈彈熙。每文書入,帝不省視。太后令帝在式乾殿講學,帝又不從。”,何其毒也!
宣帝之將誅曹爽,深謀秘策,獨與帝潛畫,文帝弗之知也。將發夕乃告之,旣而使人覘之,帝寢如常,而文帝不能安席。晨會兵司馬門,鎮靜內外,置陣甚整。宣帝曰:“此子竟可也。”
真可謂高下立見,只不過是不是司馬師裝的不可知也,但是既然只和司馬師策劃,和文帝又有何干?為司馬師的從容最對比而已。
與之對壘百余日,會亮病卒,諸將燒營遁走,百姓奔告,帝出兵追之。亮長史楊儀反旗鳴鼓,若將距帝者。帝以窮寇不之逼,于是楊儀結陣而去。經日,乃行其營壘,觀其遺事,獲其圖書、糧谷甚眾。帝審
這個就是歷史上的五丈原最后的三十六計走位上計,不過,曹丕也是神判斷啊,諸葛亮吃的少,操心多,離死也不遠了。
jiahonghui6最近回復:“帝指的是司馬懿 …”
初,蜀將孟達之降也,魏朝遇之甚厚。帝以達言行傾巧,不可任,驟諫,不見聽,乃以達領新城太守,封侯,假節。達于是連吳固蜀,潛圖中國。蜀相諸葛亮惡其反覆,又慮其為患。達與魏興太守申儀有隙
同為識人,諸葛亮和司馬懿可謂大不同,主觀有差異,處理的方法的差異也就不足為奇了。
帝又言荊州刺史胡修粗暴,南鄉太守傅方驕奢,并不可居邊。魏武不之察。及蜀將羽圍曹仁于樊,于禁等七軍皆沒,修、方果降羽,而仁圍甚急焉。是時漢帝都許昌,魏武以為近賊,欲徙河北。帝諫曰:“
魏武善納言,司馬懿善識大體也也善斷人也。
丁亥,殺于謙、王文,籍其家。
可惜一代良將了,本來就是人家的家事,干卿何事?
八年春正月戊辰,免江西被災稅糧。丁丑,帝輿疾宿南郊齋宮。己卯,群臣請建太子,不聽。壬午,武清侯石亨、副都御史徐有貞等迎上皇復位。二月乙未,廢帝為郕王,遷西內。皇太后吳氏以下悉仍舊號
下場如此,可嘆也,可惜于謙了
成祖發書視之,乃嘆曰:“幾殺吾子。”
家務事怎么能憑借一個宦官之口就曹然斷之,發此語,不是史家故為之,就是成祖已經有了喜好之心。
尚書左仆射楊素見師古年弱貌羸,因謂曰:“安養劇縣,何以克當?”師古曰:“割雞焉用牛刀。”
楊素問他:安養那么重要的地方你能治理好么?

顏師古說:殺雞哪里需要用牛刀呢?不是大材小用么?
臣聞古之圣帝明王所以薄葬者,非不欲崇高光顯,珍寶具物,以厚其親。然審而言之,高墳厚垅,珍物畢備,此適所以為親之累,非曰孝也。是以深思遠慮,安于菲薄,以為長久萬代之計,割其常情以定耳
這段文字是虞世南提倡簡葬的明證,從字面來看,多舉史實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有縱橫家的味道
凡民之所以守戰至死而不德其上者。有數以至焉曰:大者,親戚墳墓之所在也;田宅富厚足居也。
何其毒也,以此二者,余者可不看也
嫠不恤緯而憂宗周之亡
意思就是說寡婦不為織布的線少而發愁,卻擔心國家的興亡
徵再拜曰:“愿陛下使臣為良臣,勿使臣為忠臣。”帝曰:“忠、良有異乎?”徵曰:“良臣,稷、契、咎陶是也。忠臣,龍逢、比干是也。良臣使身獲美名,君受顯號,子孫傳世,福祿無疆。忠臣身受誅
忠臣良臣做千古一論也未可知也。真嘉言也。
地大而不為,命曰土滿。人眾而不理,命曰人滿。兵威而不止,命曰武滿。三滿而不止,國非其國也。地大而不耕,非其地也。卿貴而不臣,非其卿也。人眾而不親,非其人也。夫無土而欲富者憂。無德而
理者,次序井然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國家的禍亂大多因為次序點到錯亂。
夫明王之所輕者馬與玉,其所重者政與軍;若失主不然,輕與人政,而重予人馬,輕予人軍,而重與人玉,重宮門之營,而輕四境之守,所以削也。
前段時間看到NHK的《激流中國》紀錄片的第一集,里面遠華的老總,為了一輛新到的跑車不聽完員工的匯報,就去看車,我想就是屬于管子在這里所說的失主吧。

古往今來愛器物勝過愛人的得到好下場的還真沒有幾個。
頁數123
yada
被收藏:4 次 [收藏]
積分:262 分
訪問:22940 次
給 yada 留言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