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首頁 |

讀古籍筆記

|

f1817221 的讀古籍筆記

將f1817221的古籍筆記分享到:
哀公問社于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魯哀公問宰我土地神的牌位(應用何種木頭),宰我回答說:“夏朝用松木,商朝用柏木,周朝用栗木,意思是要讓人民戰栗”。孔子聽說以后說:“已經完成的事情不去評論,也不再進諫,過去的事不再追究。”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魯定公問:“國君該如何對待臣下,臣子該如何侍奉國君呢?”孔子回答道:“國君對待臣下應尊重,臣子對待國君應忠誠。”
上下級關于也應如此,上級對下級傲慢,下級對上級欺瞞,百事皆廢。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
孔子說:“我完全按照禮的規范去對待國君,人們卻認為我諂媚。”
春秋時候禮壞樂崩,普通人對“禮”已經比較陌生。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子貢想去掉告朔儀式上貢獻的整羊,孔子說:“子貢啊,你在乎的是那只羊,我在乎的是這項禮儀啊。”
這個時期,禮崩樂壞已經非常嚴重,許多禮節名存實亡,孔子對這種狀況非常的煩憂。
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孔子說:“射箭不光是為了射中箭靶(更要體現射箭的禮儀),征用勞役采取不同的級別,這是古人遵循的法則。”
凡事均以“禮”作為行動的準則,才能讓社會和諧發展,不以民生為基礎制定的制度,一定會遭到民眾的怨恨。
子入大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大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孔子進入太廟,每件事情都要仔細過問。有人就說:“誰說這家伙知禮呢?入太廟,每件事都要問。”孔子聽了以后說:“這就是知禮的表現啊。”
凡事謙恭有禮,并不是辱沒自己。地勢低洼,所有的水都會流向這里。
子曰:“周監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孔子說:“周朝的禮儀借鑒了夏商二代的優秀成分,制度完備而精美!我依從周朝的禮儀制度。”
王孫賈問曰:“與其媚于奧,寧媚于灶,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于天,無所禱也。”
王孫賈問到:“與其去祭祀掌管整個住宅的奧神,不如去祭祀掌管具體飲食的灶神,這是什么意思?”孔子說:“不是這樣的,如果得罪上天,連禱告的對象都沒有了。”
有些人的理論:“縣官不如現管”,只去處理和“現管”的關系,而忽略了和更高層次的溝通,從而喪失了更好的機遇,所以要大處著眼,小處著手,通盤考慮。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祭祀先祖的時候,就如同先祖就在面前;祭祀神靈的時候,就如同神靈就在面前。孔子說:“我不贊成心不在焉、敷衍了事的祭祀,那種祭祀和沒有祭祀是一個樣子。”
祭祀,是用一顆真誠的心去和先祖、神靈溝通,那種只講形式的祭祀還不如不去祭祀。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有人問有關于禘禮的禮節。孔子說:“不知道,知道禘禮禮節的人對于治理天下,就像演示這個動作一樣!”指著他的手掌(翻轉)。
天下已經禮壞樂崩,沒有人遵從舊時的禮儀,仁政不施,暴政頻頻,社會極度混亂,孔子的理想是以“禮”來治國,可惜統治者沒有幾個懂“禮”的。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孔子說:“禘禮自從灌往后的環節,我就不愿意看了。”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征之矣。”
孔子說:“夏朝的禮儀,我能說出來,杞國不足以驗證它;商朝的禮儀,我能說出來,宋國不足以驗證它;這是典籍和賢人不足的緣故,如果這些充足,就可以驗證我說的話。”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后素。”曰:“禮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子夏問孔子:“《詩經》的這一句:'燦爛的笑容真可愛,漂亮的雙眸真迷人,穿著潔白的衣裙越發漂亮。’這是什么意思?”孔子說:“繪畫結束時上白色(進行襯托)。”子夏說:“禮也是后加(用以襯托內心的美好)的嗎?”孔子說:“啟發我的是子夏啊,可以和他談論《詩經了》。”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孔子說:“君子沒有什么要爭奪的,如果有的話,那也一定是射箭了!互相作揖上場,下場以后對飲,他們的爭奪也是翩翩君子。”
季氏旅于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季氏去祭祀泰山神。孔子對冉有說:“你不能阻止嗎?”冉有回答說:“不能。”孔子說:“唉,你們以為泰山神,還不如林放知禮嗎?”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孔子說:“連夷狄都有君主,不像我們華夏的天子名存實亡。”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
林放問禮儀的根本所在。孔子說:“問得好啊!禮儀,與其奢侈,寧可節儉;喪禮,與其繁瑣,寧可悲戚."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孔子說:“人如果沒有仁德,要禮有什么用;人如果沒有仁德,要樂有什么用?”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孟氏、季氏、叔氏三家都以“雍”作為祭祀結束的樂曲。孔子說:“‘天子莊嚴地祭祀,諸侯在一旁輔助’(‘雍’是天子祭祀的樂曲)怎么能用在你三家諸侯的庭堂?”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子評論季氏說:“在他家的庭堂表演八佾舞,這種事都忍心做,還有什么不忍心做的呢?”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無勇也。”
孔子說:“不是他該祭拜的鬼神而去祭拜,這就是諂媚。見到該做的事情而不敢做,這就是懦弱。”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子張問:“300年以后的事情可以預測嗎?”孔子說:“商朝沿襲夏朝的禮制,有所增減,是知道的;周朝沿襲商朝的禮制,有所增減,也是知道的;后邊如果繼承周朝的,即使3000年以后,也是可以預見的。”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孔子說:“人如果沒有信用,不知道他靠什么在這個社會立足。就好像大車沒有輗,小車沒有軏,它怎么能夠行走呢?”
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
有人對孔子說:“你為什么不從政?”孔子說:“書經上講:‘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并應用于政治’,這就是從政,(如果不是)怎么樣才算從政呢?”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季康子問:“怎樣做才能使人民尊敬自己、忠于自己并且勤勉做事呢?”孔子說:“用莊重的態度去領導他們,人民就會尊敬你;自己能夠有孝道并且有慈愛之心,人民就會忠于你;選拔賢才教導能力不足者,人民就會勤勉做事。”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魯哀公問孔子:“怎樣做人民才會服從?”孔子回答說:“選拔正直的人去領導不正直的人,人民就會服從;選拔不正直的人領導正直的人,人民就不會服從。”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余,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子張學習怎么做官。孔子說:“多聽,把有疑惑的放在一邊,謹慎地說出剩余的部分,可以減少過錯;多看,把有疑惑的放在一邊,謹慎地踐行剩余的部分,可以減少后悔。說話沒有過錯,行動不會后悔,當官的道理就在這里面。”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孔子說:“子路啊,我教你的懂了嗎?懂了就是懂了,不動就是不懂,這才是明智的做法。”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大學精神,在于弘揚正大光明的德行,在于讓學習者日日維新,在于達到善的最高境界。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孔子說:“攻擊不同的學術,會帶來危害。”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孔子說:“只學習不思考就會因為太雜亂而迷茫,只思考不學習就會因為無所進益而造成危害。”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孔子說:“君子普遍愛護每一個人而不論親疏,普通人論親疏而沒有兼愛之心。”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從之。”
子貢問什么是君子。孔子說:“先去踐行,后面再說出來。”
子曰:“君子不器。”
孔子說:“君子不做像器皿一樣只有單一用途的人。”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孔子說:“溫習以前學過的知識而明白新的道理,就可以做老師了。”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孔子說:“觀察一個人言行以什么為依據,過往走的是一條什么樣的道路,說話做事安的是什么心思。他怎么能夠隱藏呢?他怎么能夠隱藏呢?”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孔子說:“我和顏回談論問題,他一整天都不會反駁我說的話,就像很笨一樣。下來以后觀察他的言行,對我所說的話都能有足夠發揮。顏回并不笨啊。”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子夏問什么是孝。孔子說:“對父母和顏悅色很不容易。有事情的時候兒女去效勞,有酒食先讓父母吃,你以為這樣就是孝順嗎?”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游問什么是孝。孔子說:“今天的人們說起孝,是說對父母能夠奉養。就是狗和馬,對我們也能夠奉養;如果對父母不尊敬,我們和犬馬又有什么區別呢?”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孟武伯問什么是孝。孔子說:“父母只為他身體健康擔心(并不為他德行修養擔心)”。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于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孟懿子問什么是孝,孔子說:“不要違背禮制”。樊遲給孔子駕車,孔子對他說:“孟懿子問我什么是孝,我告訴他:‘不要違背禮制'。”樊遲問:“這是什么意思?”孔子說:“父母在世的時候,用‘禮’的規矩來侍奉他們,父母去世以后,用‘禮’的規矩來安葬他們,用‘禮’的規矩來祭祀他們。”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孔子說:“我十五歲開始立志學習;三十歲開始學有所獲,可以立足于社會;四十歲開始能夠不受自己情緒所困;五十歲開始明白自己的使命;六十歲開始順應天命;七十歲開始順著自己的性情做事,但不會越禮。”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孔子說:“以國家機器來治理百姓,拿刑罰來約束他們的行為,人民為了免除懲罰而服從,但沒有羞恥感;以道德來治理百姓,拿禮來約束他們的行為,百姓做事有羞恥之心且能走上正途。”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孔子說:“‘詩經’300首,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每一篇都抒發了真誠的情感’”。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孔子說:“靠德行來治理國家,就比如像北極星,處在他的位置上但無數的星辰都環繞在他周圍。”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孔子說:“不擔心別人不了解自己,擔心自己不了解別人啊。”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子貢問:“老師,貧窮但不諂媚,富貴但不驕縱,這樣的人怎么樣呢?”孔子說:“可以。但是不如貧窮但以走上人生正道為樂,富貴但又謙卑有禮的人為好”子貢說:“(道德修養)就像詩經上所說:‘不斷地切磋,不斷地琢磨’,就是這個意思吧?”孔子說:“子貢啊,可以和你談論‘詩經’了,告訴你一點知識,你就可以領悟它引申的內容。”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孔子說:“君子不過分追求吃的多么好,住的多么舒適,做事勤勉說話謹慎,追求人生正道并不斷匡正自己的行為,這也可以說是好學了。”
有子曰:“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有若說:“信用符合‘義’的原則,他說的話就可以去踐行;恭敬符合‘禮’的規范,就可以遠離恥辱;施恩于別人而不失去愛心,這種施恩是值得尊敬的。”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有若說:“禮的應用,已達到和諧最為可貴。夏商周等先王這方面做得最好,大小事情都能夠做到和諧。但也有不可行的時候,為了和諧而和諧,沒有用禮來制約,就不可行。”
頁數12
f1817221
被收藏:1 次 [收藏]
積分:126 分
訪問:16251 次
給 f1817221 留言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