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hwuvb"></code>

    <output id="hwuvb"><video id="hwuvb"></video></output>
      1. <label id="hwuvb"></label>
        <output id="hwuvb"></output>
        1. 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卷四百八十三

          [ 李燾 ] [ 打印 ]
          將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八年四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八十三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八年(癸酉,1993)

          全  文

          夏四月丁未朔,夏國主乾順遣使謝罪,獻蘭州,乞賜塞門寨。詔答不許。(詔答在十四日,此事當考詳。蘭州未嘗以還夏國,今又何獻也?)

          戊申,左朝請郎、權發遣湖州張詢就差河東路轉運副使。(政目張詢河東使。)河北東路提點刑獄郭茂恂為戶部郎中。(政目二日事。六年正月十八日自度外提河北東刑。)祕書丞孫樸為工部員外郎。(政目二日事。七年八月六日為祕書。)中書舍人陳軒為龍圖閣待制、知廬州。(政目二日事。實錄在十四日。)

          庚戌,給事中孔武仲為禮部侍郎。(政目四日事。三月二十六日初除給事中。實錄十四日自舍人除給事中,與政目不同。今從政目。)翰林侍講學士范祖禹為翰林學士。(政目四日事。實錄在三月二十六日。)

          壬子,中書舍人喬執中為給事中。(政目初六日事。實錄在十四日。)

          癸丑,降詔恤刑。(王稱東都事略:詔曰:「方夏暑時,動植之類皆以遂其長養,而吾民觸禁抵法,繫縛囹圄。其深文之吏,或不能體朕欽恤之意,因循延蔓,久不為決,干陰陽之和,非細故也。其詔天下官司之長,敬若時令,哀矜庶獄,以丕應朕志。」)

          甲寅,禮部言:「提點京西南路刑獄孔平仲奏,鄧州社稷壇牆垣頹毀,壇壝蕪沒,並無齋廳,亦無門戶。令本州增改修建,并行下其餘州縣,欲乞令後長吏到任【一】,須詣社稷春秋祈報,自非有故不得委官。」從之。

          丁巳,詔曰:「朕聞五帝不相沿樂,三王不相襲禮,世有損益,因時制宜。惟我祖宗,嚴奉郊廟。當遣官攝事,皆考合於前文;唯奠玉親祠,自裁成於大禮。每以三歲,對越二儀;咸秩百神,大賚四海。迄先帝元豐之末,講方丘特祭之儀,蓋將補一代之闕略,振百王之墜典。朕惟菲德,嗣守丕基,列聖已行,謹當遵奉,先朝未舉,懼不克堪。是以昔歲仲冬,竭誠大祀,神祇享答,祖考燕寧。前詔有司載加集議,猶欲咨度諸儒之論,稽參六藝之文。然禮既不疑,則事無可議,斷自朕志,協于僉言,祗率舊章,永為成式。今後南郊合祭天地【二】,依元祐七年例施行,仍罷禮部集官詳議。」詔,范祖禹所草也。(此據新錄。政目於五月甲申,乃書「詔南郊合祭依元祐七年例」。丁亥,又書「詔禮官罷議合祭」。今兩存之,恐新錄考據未詳也。二月二十五日蘇軾圜丘六議可考,并注范祖禹云云,或移注此。劉安世云蘇軾議不曾上,蓋誤也。當是不從軾反覆詰難之請,因致安世誤云耳。安世所云,亦未見其詳,汪應辰蓋嘗言之【三】。)

          兩浙路轉運、提點刑獄司申:「檢會浙西州縣累經災傷,蒙朝廷相繼發米,付本路賑濟。除接續賬糶過外,逐州有見管淮南、江西等路發到賑糶不盡米四十餘萬石,例各陳次,別無支用。今欲將其米趁此蠶月鄉民闕食之際,各取情願,許令人戶赴官請借,每一斗候至向去秋成,納新米八升還官。仍限四年,均作料次,各隨本戶苗稅帶納。」詔其米許兌充軍糧外,餘數仰置場減價出糶。

          戊午,御史中丞李之純言:「臣僚上言,乞嚴立制度,以絕奢僭之源;杜絕邪侈,以成風俗之厚。至於閭巷庶人,服錦綺,佩珠璣,屋室宏麗,器用僭越,皆可禁止。詔令禮部將見行條貫行下。按嘉祐敕,猶有品官民庶裝飽逝珠之法,至熙寧、元祐編敕即行刪去。竊以承平日久,風俗恬嬉,以華麗相高,而法禁縱弛,至於閭閻下賤,莫不僭踰,以逞私欲。商賈販易,獲利日厚,則彼方采取,其數日增,最為殘物害人、浮侈踰僭之甚者。獨無其法,何以示民?願降明詔,禁廣南東、西路人戶采珠,止絕官私不得收買外,海南諸蕃販真珠至諸路市舶司者,抽解一二分入官外,其餘賣與民間。欲乞如國初之制,復行禁榷珠,其抽解之外,盡數中賣入官,以備乘輿宮掖之用。申行法禁,命婦、品官、大姓、良家許依舊制裝飾者,令欲官買,雜戶不得服用。以廣好生之德,而使民知貴賤之別,莫敢踰僭。及民間服用諸般金飾之物,浮侈尤甚,而條貫止禁銷金。其鏤金、貼金之類,皆是糜壞至寶,僭擬宮掖,往年條禁甚多,亦乞修立如銷金之法。」詔鏤金、貼金之類,令禮部檢舉舊條;珠子,令戶部相度以聞。

          禮部言:「祕書省正字陳祥道狀【四】:「蒙差兼權太常博士,伏睹禮文,有合行改正。按貴人賤馬,古今所同。故覲禮,馬在庭而侯氏升堂致命;聘禮,亦馬在庭而賓升堂私覿。今元會儀,御馬立龍墀之上,而特進以下班立於庭,是不稱尊賢才賤馬之意。』按元會儀,車輅皆在庭中,御輦、御馬乃在龍墀之上,輦馬不相須。兼車輅已在庭中,今以御馬在庭,儀物別無未稱。又王公侍從班在丹墀,雖居馬上,而特進以下皆在沙墀,而實居馬下。若以御馬在庭,以明尊賢賤馬之意,於義為允。」從之。

          庚申,樞密院擬定回夏國主詔:「省所上表,遣使詣闕悔過上章,及獻納蘭州一境地土,綏州至義合寨亦取直畫定,卻有塞門乞還賜夏國等事,具悉。朕統御萬邦,敦示大信,眷爾嗣藩之始,亟馳請命之誠,爰給土疆,復頒歲幣【五】。豈謂受賜而往,輒興犯順之師?中外交章,神民共忿!朕以爾在位未久,勢匪自由,姑戢伐罪之大兵,聊用御邊之中策,仍敕疆吏,許爾自新。今則遣使來庭,託辭悔過,何乃謝章之初達,遽形畫境之煩言?況西蕃故疆,中國舊地,已載前詔,不係可還。其分境雖曾商量,在用兵亦合隔絕。然則塞門之請,殊非所宜。定西以東,已有前諭。除河東、鄜延路新邊界至,許從前約,令逐路經略司依前後詔,委官開立壕堠外,蘭岷路未了地界,亦已令蘭岷路經略司依先降朝旨委官,候夏國差到官,詳先降指揮同共商量分畫。緣夏國自元祐通貢受賜,後來累次犯邊,仍候諸路地界了日,可依例別進誓表,然後常貢歲賜,並依舊例。」詔令學士院依此降詔。

          請登錄會員以觀全文。
          古籍資料
          提示:
          • 歡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談古籍,勿論其他。入群請修改群名片為:正在學習或研究的內容.昵稱,如:論語.飛翔,雜學.心在遠方。
          • 推薦瀏覽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網頁最下方工具條記錄讀古籍筆記,查字典以及反饋文中錯漏之處。瀏覽器版本過低則無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頁,請按 Ctrl+F 打開搜索輸入框。
          相關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閱讀筆記時理解)
          您的古籍閱讀筆記 0 / 10-1000
          請修改標題和關鍵詞;討論求助建議包含上下文,以便網友理解。
          正文中有錯誤遺漏之處,歡迎指正。請提供錯漏處前后數個文字,以便我們快遞找到錯漏的地方。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