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獄中雜記(方苞)

[ 打印 ]
將本文分享到:
獄中雜記

〔清〕方苞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余在刑部獄,見死而由竇出者,日三四人。有洪洞令杜君者,作而言曰:“此疫作也。今天時順正,死者尚稀,往歲多至日十數人。”余叩所以,杜君曰:“是疾易傳染,遘者雖戚屬,不敢同臥起。而獄中為老監者四,監五室。禁卒居中央,牖其前以通明,屋極有窗以達氣。旁四室則無之,而系囚常二百余。每薄暮下管鍵,矢溺皆閉其中,與飲食之氣相薄;又,隆冬,貧者席地而臥,春氣動,鮮不疫矣。獄中成法,質明啟鑰,方夜中,生人與死者并踵頂而臥,無可旋避,此所以染者眾中。又可怪者,大盜、積賊、殺人重囚,氣杰旺,染此者十不一二,或隨有瘳。其駢死者皆輕系及牽連佐證,法所不及者。”余曰:“京師有京兆獄,有五城御史司坊,何故刑部系囚之多至此?”杜君曰:“邇年獄訟,情稍重,京兆、五城即不敢專決;又九門提督所訪緝糾詰,皆歸刑部;而十四司正副郎好事者及書吏、獄官、禁卒,皆利系者之多,少有連,必多方鉤致。茍入獄,不問罪之有無,必械手足,置老監,俾困苦不可忍,然后導以取保,出居于外,量其家之所有以為劑,而官與吏部分焉。中家以上,皆竭資取保;其次,求脫械居監外板屋,費亦數十金;惟極貧無依,則械系不稍寬,為標準以警其余。或同系,情罪重者,反出在外,而輕者無罪者罹其毒。積憂憤,寢食違節,及病,又無醫藥,故往往至死。”余伏見圣上好生之德,同于往圣,每質獄辭,必于死中求其生。而無辜者乃至此。倘仁人君子為上昌言,除死刑及發塞外重犯,其輕系及牽連未結正者,別置一所以羈之,手足毋械。所全活可數計哉!或曰:“獄舊有室五,名曰現監,訟而未結正者居之。倘舉舊典,可小補也。”杜君曰:“上推恩,凡職官居板屋;今貧者轉系老監,而大盜有居板屋者,此中可細詰哉!不若別置一所,為拔本塞源之道也。”余同系朱翁、余生及在獄同官僧某,遘疫死,皆不應重罰。又某氏以不孝訟其子,左右鄰械系入老監,號呼達旦。余感焉,以杜君言泛訊之,眾言同,于是乎書。
凡死刑,獄上,行刑者先俟于門外,使其黨入索財物,名曰“斯羅”。富者就其戚屬,貧則面語之。其極刑,曰:“順我,即先刺心;否則,四肢解盡,心猶不死。”其絞縊,曰:“順我,始縊即氣絕;否則,三縊加別械,然后得死。”惟大辟無可要,然猶質其首。用此,富者賂數十百金,貧亦罄衣裝;絕無有者,則治之如所言。主縛者亦然,不如所欲,縛時即先折筋骨。每歲大決,勾者十三四,留者十六七,皆縛至西市待命。其傷于縛者,即幸留,病數月乃瘳,或竟成痼疾。
余嘗就老胥而問焉:“彼于刑者、縛者,非相仇也,期有得耳。果無有,終亦稍寬之,非仁術乎?”曰:“是立法以警其余,且懲后也。不如此,則人有幸心。”主梏撲者亦然。余同逮以木訊者三人:一人予三十金,骨微傷,病間月;一人倍之,傷膚,兼旬愈;一人六倍,即夕行步如平常。或叩之曰:“罪人有無不均,既各有得,何必更以多寡為差?”曰:“無差,誰為多與者!”孟子曰:“術不可不慎。”信夫!
部中老胥,家藏偽章,文書下行直省,多潛易之,增減要語,奉行者莫辨也。其上聞及移關諸部猶未敢然。功令:大盜未殺人,及他犯同謀多人者,止主謀一二人立決;余經秋審,皆減等發配。獄辭上,中有立決者,行刑人先俟于門外。命下,遂縛以出,不羈晷刻。有某姓兄弟,以把持公倉,法應立決,獄具矣。胥某謂曰:“予我千金,吾生若。”叩其術,曰:“是無難,別具本章,獄辭無易,但取案末獨身無親戚者二人易汝名,俟封奏時潛易之而已。”其同事者曰:“是可欺死者,而不能欺主讞者;倘復請之,吾輩無生理矣。”胥某笑曰:“復請之,吾輩無生理,而主讞者亦各罷去。彼不能以二人之命易其官,則吾輩終無死道也。”竟行之,案末二人立決。主者口呿舌撟,終不敢詰。余在獄,猶見某姓。獄中人群指曰:“是以某某易其首者。”胥某一夕暴卒,人皆以為冥謫云。
凡殺人,獄辭無謀、故者,終秋審入矜疑,即免死。吏因以巧法。有郭四者,凡四殺人,復以矜疑減等,隨遇赦。將出,日與其徒置酒酣歌達曙。或叩以往事,一一詳述之,意色揚揚,若自矜詡。噫,渫惡吏忍于鬻獄,無責也;而道之不明,良吏亦多以脫人于死為功,而不求其情。其枉民也,亦甚矣哉!
奸民久于獄,與胥卒表里,頗有奇羨。山陰李姓,以殺人系獄,每歲致數百金。康熙四十八年,以赦出,居數月,漠然無所事。其鄉人有殺人者,因代承之。蓋以律非故殺,必久系,終無死法也。五十一年,復援赦減等謫戍。嘆曰:“吾不得復入此矣!”故例,謫戍者移順天府羈候,時方冬停遣,李具狀求在獄,候春發遣,至再三,不得所請,悵然而出。
——選自《四部叢刊》本《望溪先生全集·集外集》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我被關在刑部監獄里,親眼看到死后從牢墻的洞口被拖出去的犯人,每天有三、四個,有位曾任過洪洞縣令的杜君,站起來對我說:“這是發生了瘟疫。現在天時正常,死的人還不多,往年多到每天要死十幾個。”我向他詢問原因,杜君說:“這種疾病非常容易傳染,得了瘟疫的人,即使是他的親屬也不敢陪伴他同起同臥。而獄中設立了四個老監,每監分五個牢房。看管犯人的獄卒住在正中那間。他在前面墻上開一個窗戶照明,屋頂開一個天窗通氣。兩旁四間則沒有窗戶,但是關押的犯人常常多達二百多個。每到傍晚就鎖門,犯人的大小便都拉在牢里,臭氣與食品的氣味相混雜。到了寒冬,貧窮的犯人就睡在地上,春天一到,很少不生病的。獄中的老規矩,天快亮時才開鎖。到了半夜,活人和死人腳挨腳、頭并頭而睡,沒有辦法回避,這樣得傳染病的人就多了。令人奇怪的是,那些大盜、慣賊、殺人要犯,卻體質強壯,精力旺盛,被傳染上疾病的十個中不到一、二個,即使有的得了病,隨即又痊愈了。那些接連死去的,都是因輕罪被關押的人,以及被牽連作證而依法不該判罪的。”我說:“京師有京兆獄,有五城御史司坊,為什么刑部監獄關押的犯人如此之多?”杜君說:“近年打官司,案情較重的,京兆獄和五城御史衙門都不敢擅自判決;加上九門提督所搜捕查究的犯人,都歸刑部拘禁。而十四司正副郎官中乘機營私者以及掌理文書的小吏、獄官、小卒,都把多關押人視作有利可圖,所以,稍有牽連的人,一定千方百計拘捕到。一旦投入監獄,不問有罪無罪,必定戴上手銬腳鐐,關進老監,使他們痛苦不堪,然后勸誘他們尋找保證人,繳納保證金,才放他遷出獄外,獄官估計他家財產來定敲詐的數額,得錢后官吏就坐地分贓。中產以上的家庭,都傾盡家財去找人取保,次一等的人家,只求脫掉鐐銬,住在監獄外的板屋,也得化費數十兩銀子;只有極其貧困而又無依靠的囚犯,則被銬得很緊,以作為樣子來警告其余的犯人。有時同是一個案子,案情罪行嚴重的,反而能居住在監獄外,而罪輕或無罪的人卻遭受其害。這些人憂憤積結,飲食起居又不正常,一旦染病,又缺醫少藥,所以往往死去。”我見皇上有愛惜生靈的品德,和以往那些好皇帝一樣,每次審察判決書,必然能在被判死刑的犯人中尋求出一些可以放生的人,而如今無辜者竟然到了這個樣子。假使仁人君子向皇上直言:除死刑犯以及發配到邊遠地充軍的重刑犯外,那些罪行較輕以及受牽連還沒有結案定罪的犯人,可以另外關在一座監獄里,不給他們上手銬和腳鐐,這樣,所保全而活下來的人能數得清嗎!或者說:“監獄原有的五個牢房,定名為臨時拘留所,讓那些正在打官司而沒有結案定罪的人住。這樣即使實行過去的規章制度,也可以稍有補益。”杜君說:“皇上開恩,凡犯罪官員住板屋;如今貧困犯人轉到老監關押,而大盜中卻有住板屋的人,這里面是可以仔細查究的啊!不如安置在另一所監獄里,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同我一起被捕的朱老先生、姓余的青年,和獄中的同官縣僧某,先后得了傳染病死去,都是不應該判重罪的。又有某人因兒子不孝控告他兒子,左右鄰居也被牽連關押在老監,呼天喊地一直到天亮。我十分感慨,并以杜君所說的話廣泛核實,大家所說的都相同,于是我就寫了下來。

請登錄會員以觀全文。
古籍資料
提示:
  • 歡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談古籍,勿論其他。入群請修改群名片為:正在學習或研究的內容.昵稱,如:論語.飛翔,雜學.心在遠方。
  • 推薦瀏覽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網頁最下方工具條記錄讀古籍筆記,查字典以及反饋文中錯漏之處。瀏覽器版本過低則無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頁,請按 Ctrl+F 打開搜索輸入框。
相關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閱讀筆記時理解)
您的古籍閱讀筆記 0 / 10-1000
請修改標題和關鍵詞;討論求助建議包含上下文,以便網友理解。
正文中有錯誤遺漏之處,歡迎指正。請提供錯漏處前后數個文字,以便我們快遞找到錯漏的地方。
黄家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