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藝術網

中華古籍全錄

中國漢語字典

中國書法字典

西汶藝術品

會員登錄 | 注冊
紐新優品
藝術中國: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

古籍全錄

古籍筆記

古籍討論

蘇武傳(班固)

[ 打印 ]
將本文分享到:
蘇武傳

[東漢]班固
【作者小傳】班固(32——92年),字孟堅,扶風安陵(今陜西咸陽市東)人。東漢著名的史學家。《后漢書·班固傳》稱他“年九歲,能屬文,誦詩賦。及長,遂博貫載籍,九流百家之言,無不窮究。所學無常師,不為章句,舉大義而已”。其父班彪曾續司馬遷《史記》作《史記后傳》,未成而故。班固立志繼承父業,在《后傳》基礎上,進一步廣搜材料,編寫《漢書》。后因有人向漢明帝誣告他篡改國史,被捕入獄。其弟班超上書解釋,始得獲釋,被命為蘭臺令史,經過二十多年努力,寫成了《漢書》。漢和帝永元初年,班固隨竇憲出征匈奴,不久竇憲因謀反案被誅,班固也受牽連被捕,死于獄中。《漢書》中的八“表”與“天文志”是由其妹班昭和同郡人馬續續成的。
班固的《漢書》是我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體例模仿《史記》,但略有變更。全書有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傳七十篇,共一百篇,起自漢高祖,止于王莽,記西漢一代二百三十年間史實。《漢書》評價歷史人物往往從封建正統觀念出發,以儒家的倫理道德作為標準,如對陳涉、項羽加以貶抑,即是顯例。歷來《漢書》與《史記》并稱,史學家劉知幾說《漢書》“言皆精煉,事甚該密”(《史通·六家》),則是其特色。 
【題解】漢武帝開始對匈奴進行長期的討伐戰爭,其中取得了三次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時間為公元前127年、前121年、前119年。匈奴的威勢大大削弱之后,表示愿意與漢講和,但雙方矛盾還是根深蒂固。所以,到公元前100年,蘇武出使匈奴時,卻被扣留,并迫使他投降。《蘇武傳》集中敘寫了蘇武出使匈奴被扣留期間的事跡,熱烈頌揚了他在敵人面前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饑寒壓不倒,私情無所動的浩然正氣,充分肯定了他堅毅忠貞,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民族氣節。
作者塑造蘇武的形象相當成功。文章不是機械地鋪敘歷史事件,而是經過高度取舍剪裁,集中筆墨寫蘇武奉命出使匈奴,以及在異國十九年的種種遭遇和表現,主題鮮明,形象突出。李陵勸降和送別兩節,用對比和襯托手法刻畫、烘托蘇武,生動地再現了人物的性格和節操,收到了很好的藝術效果。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1],兄弟並為郎[2],稍遷至栘中廄監[3]。時漢連伐胡,數通使相窺觀[4]。匈奴留漢使郭吉、路充國等前后十余輩[5]。匈奴使來,漢亦留之以相當[6]。
天漢元年[7],且鞮侯單于初立[8],恐漢襲之,乃曰:“漢天子,我丈人行也。”盡歸漢使路充國等。武帝嘉其義,乃遣武以中郎將使持節送匈奴使留在漢者[9];因厚賂單于,答其善意。武與副中郎將張勝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10]。既至匈奴,置幣遺單于。單于益驕,非漢所望也。
方欲發使送武等,會緱王與長水虞常等謀反匈奴中[11]。緱王者,昆邪王姊子也[12],與昆邪王俱降漢,后隨浞野侯沒胡中[13]。及衛律所降者[14],陰相與謀劫單于母閼氏歸漢[15]。會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漢時,素與副張勝相知,私候勝,曰:“聞漢天子甚怨衛律,常能為漢伏弩射殺之。吾母與弟在漢,幸蒙其賞賜。”張勝許之,以貨物與常。
后月余,單于出獵,獨閼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欲發;其一人夜亡,告之。單于子弟發兵與戰,緱王等皆死,虞常生得。單于使衛律治其事。張勝聞之,恐前語發,以狀語武。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見犯乃死,重負國!”欲自殺,勝、惠共止之。虞常果引張勝。單于怒,召諸貴人議,欲殺漢使者。左伊秩訾曰[16]:“即謀單于,何以復加?宜皆降之。”單于使衛律召武受辭[17],武謂惠等:“屈節辱命,雖生,何面目以歸漢!”引佩刀自刺。衛律驚,自抱持武,馳召醫。鑿地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氣絕,半日復息。惠等哭,輿歸營[18]。單于壯其節,朝夕遣人候問武,而收系張勝。
武益愈,單于使使曉武,會論虞常,欲因此時降武。劍斬虞常已,律曰:“漢使張勝,謀殺單于近臣,當死。單于募降者赦罪。”舉劍欲擊之,勝請降。律謂武曰:“副有罪,當相坐[19]。”武曰:“本無謀,又非親屬,何謂相坐?”復舉劍擬之,武不動。律曰:“蘇君!律前負漢歸匈奴,幸蒙大恩,賜號稱王;擁眾數萬,馬畜彌山[20],富貴如此!蘇君今日降,明日復然。空以身膏草野[21],誰復知之!”武不應。律曰:“君因我降,與君為兄弟。今不聽吾計,后雖欲復見我,尚可得乎?”
武罵律曰:“女為人臣子,不顧恩義,畔主背親,為降虜于蠻夷,何以女為見[22]!且單于信女,使決人死生;不平心持正,反欲斗兩主[23],觀禍敗!南越殺漢使者,屠為九郡[24]。宛王殺漢使者,頭縣北闕[25]。朝鮮殺漢使者,即時誅滅[26]。獨匈奴未耳。若知我不降明,欲令兩國相攻。匈奴之禍,從我始矣!”律知武終不可脅,白單于。單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絕不飲食。天雨雪,武臥嚙雪,與旃毛并咽之[27],數日不死。匈奴以為神,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28],使牧羝,羝乳乃得歸[29]。別其官屬常惠等,各置他所。

請登錄會員以觀全文。
古籍資料
提示:
  • 歡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談古籍,勿論其他。入群請修改群名片為:正在學習或研究的內容.昵稱,如:論語.飛翔,雜學.心在遠方。
  • 推薦瀏覽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網頁最下方工具條記錄讀古籍筆記,查字典以及反饋文中錯漏之處。瀏覽器版本過低則無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頁,請按 Ctrl+F 打開搜索輸入框。
相關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閱讀筆記時理解)
您的古籍閱讀筆記 0 / 10-1000
請修改標題和關鍵詞;討論求助建議包含上下文,以便網友理解。
正文中有錯誤遺漏之處,歡迎指正。請提供錯漏處前后數個文字,以便我們快遞找到錯漏的地方。
黄家影院